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杂文频道>杂说天下>喜鹊的那点儿事

喜鹊的那点儿事
  作者:然野 发表:2020/2/28 17:05:53 等级:5 状态: 阅读:978
  编辑按:好文!

  喜鹊,是人们最常见的鸟。喜鹊和麻雀一样与人类伴生,深山老林大漠草原很难几乎见不到它们的身影。居家的小县城算不上都市出了外环就是农村,听喜鹊叫看喜鹊窝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人们见惯不怪习以为常,但真得较起真儿来说道说道喜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喜欢到郊外田野行走,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田间小径荒坡土岗,庄稼作物草木生长,虫虫牛牛鸟鸟兔兔,春绿秋黄冬雪夏阳。
  
  看见喜鹊飞容易,但是要拜访喜鹊你得找到人家的窝不是?
  
  只要出了城郭来到村庄,喜鹊窝随时都可入目。尤其是小山村,村头老槐树、老榆树、老柳树上的喜鹊窝几乎是标配,往往一棵树上有三四个甚至更多。春天树叶绿了夏天树叶密了喜鹊窝看不见了,秋天树叶落了冬天的树只剩下光杆了,黑黢黢的喜鹊窝越发显得醒目。
  
  喜鹊窝个儿都挺大,几乎全是枯枝造就。每年柳丝柔了的时候也是农人修剪果树的季节,当然,这也是喜鹊搭窝的最佳时间段。鹊儿心里明白偷着乐,修剪的枯枝掉在地上,选好的大树就在不远,落下树衔枝,叼上树造窝,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鹊儿们就地取材的时机掌握的非常好。
  
  鹊儿造窝的速度挺快,往往上午看见几根干枝搭在树杈上,隔天便看见窝的雏形。一对鹊儿忙忙碌碌,把衔来的树枝在树杈间比比划划、踩踩踏踏、抻抻拽拽,直到满意了才飞走。
  
  除了树上,电杆和铁搭绝对稳当,于是乎便成了喜鹊搭窝的好选项。曾看见一个小村外矗立着一座高挑的讯号发射铁塔,可能是喜鹊们相准了这处好风水,层叠的鹊窝把个铁塔芯塞得满满当当。粗略数了数足足有二十个窝,看上去既新奇又壮观,都成了喜鹊的住宅小区了。当然,把窝建在大型广告牌子上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两面遮风踏板结实隐蔽性还强。
  
  鹊儿有心,殊不知这种选项侵犯了人类的利益,风雨天会导致电线短路。尤其是高高的铁塔,上下一次不容易,况且清理一次鸟巢便绝了鸟的生计。
  
  人们还想出了在电杆上安装“驱鸟器”的办法。把一个类似小孩玩的风车样的东西装在鹊儿爱架窝的地方,转动的面上还安上了反光玻璃,转起来一晃一晃的刺眼。这样的‘稻草人’游戏,没几天就被鹊儿们识破了,于是,照架窝不误,大有戏弄人类之嫌。
  
  人们急了。对于水泥电杆上的鹊巢,采取的方法往往会粗暴些。亲眼所见,电力工人拿着绝缘的长杆,脚踏卡蹬,很吃力的去捅鹊巢,连小孩子玩儿的原始把戏都用上了。在捅落鹊巢的瞬间,残枝木棍雨般落下,亏得戴着安全帽,即使这样,搞得浑身上下土猴儿似的十分尴尬。
  
  喜鹊们也不是吃素的,在不远处瞪着鹊眼狠狠地看着,胆子大的,在人的头顶上厉声厉色飞旋,搞得捅窝电工忙不迭的舞杆驱赶,晃动的身体让人揪汗,毕竟这是人类不文明的‘抄家’行为。喜鹊的抗争是倔强的。没几天功夫,还在原址,快速的又搭建了一个新窝。在这个时令大都是年轻的喜鹊造新窝,老喜鹊也在对旧窝进行修补,也有的弃旧建新。
  
  “居者有其屋”了,已经到了桃红柳绿、榆钱开花、杨毛毛坠挂的季节,冷不丁能看见疾飞的昆虫。每当到了这个时候鹊儿们春心萌动开始躁动起来,经常能看到喜鹊交配‘採蛋儿’的场景。它们选择了这个食物开始丰盈的季节哺育后代,一年一度的繁殖季到来了。喜鹊成双成对堪称鸟中模范,是否有固定配偶不得而知,假如看到一只喜鹊在树枝或电杆上鸣叫,那么它的伴儿就在附近,这是多次验证亲眼所见的事实。
  
  物竞天择生存不易。
  
  鹊儿造窝选择的都是抗风的大树老树,毕竟树是摇晃的遇到狂风暴雨窝可能会散架。记得一次暴风雨后的第二天来到河边游玩,远远就听到柳林中传来喜鹊的尖叫声,那声音叫得有些失常或者说惨烈。走进发现,大柳树上的鹊窝掉在了地上,两只小喜鹊惨叫着在草丛中爬行。此时周围已经聚集了几十只喜鹊,看见有人来了,围着窜飞,叫声越发的尖锐刺耳,大有群起攻击之势。走也不是在也不是,最后小心地把小喜鹊捧到了一棵矮树杈上才离去,后果怎样,不敢妄猜,反正几天后再来这里没见到小喜鹊。
  
  亲眼所见,大雪覆地时喜鹊无奈的用爪子扒开雪皮,艰难的啄食草根;也曾见喜鹊在小区的垃圾堆旁捡拾残羹剩饭;有那机灵的,在公路上啄食冻的硬邦邦的被车轮碾死的小动物尸骸;果园里的干瘪的枣子、落果、还有槐树上的豆荚,都是它们裹腹维持生存的选项。
  
  一块土地开始耕作了,喜鹊们就像事先得到了情报一样聚在一起,乌泱泱数百之众。在机耕翻起土地浪花的瞬间,它们会忙不迭地啄食土壤里还在蠕动的虫虫牛牛。疾速翻飞,瞬间降落,刨食的,争抢的,伸着鹊脖下咽的,叽叽喳喳热闹非凡,毕竟这是它们盼望已久的饕餮大餐。
  
  现在人们的环保意识增强了,化肥农药用的少了,喜鹊家族迅速的繁盛起来。同时也给人们带来了危害,譬如,啄食成熟的果实和庄稼,尤其是专拣树上成熟的个大的果子啄,糟践行为令人厌恶,曾看见村民用放鞭炮的形式驱赶,这也是一种无奈之举。
  
  喜鹊是杂食鸟类,毕竟它们在时令季节除的害虫多,尤其是在林区,一只哺育幼鸟的喜鹊一天可以消灭三四百条松毛虫。在这方面灰喜鹊的更是行家里手,别看它的个体比常见的喜鹊小,更喜欢穿梭在林木中觅食。与喜鹊相比灰喜鹊造窝相对更小更简单,它们不选择电杆铁塔就在树林中造窝,村庄外小河边密密麻麻的鹊窝令人惊叹。
  
  在现实中我们也应该谅解它们的一些过错。
  
  不禁想起电视里看到的一种处理高压铁塔上建鸟巢的方法。为了保护生态环境,为了保护鸟儿的生存,人们照着鸟巢的样式事先编织出大小不等的巢,然后固定在铁塔上不影响线路的地方。别说,这种挺人性化的方法还真得到了鸟儿们谅解和青睐,它们在人造窝里产蛋儿了,孵化了,小鸟们破壳而出了。
  
  喜鹊登梅,看着喜庆寓意吉祥,人们画在纸上,描在十字绣上登堂入室。
  
  诚然,这也是人们的本意。
  
  
分享:
责任编辑:漂泊自由的阿杰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子隽 发布于 2021/9/23 9:11:22  
评论人子隽 发布于 2021/9/23 9:11:24  
评论人子隽 发布于 2020/4/12 8:51:23  
然野你好!好久不见!有一事需要请教,首页怎么忽然不能登陆了呢,老是提示男用户不存在。我看了一下,这个网站的网址也有变化。有什么问题吗?请帮忙!谢谢!
评论人子隽 发布于 2020/4/12 8:52:25  
我试了一下,写评论可以登录。不知道怎么回事?
评论人子隽 发布于 2021/9/23 9:12:41  
然野老师好!劳驾你抽空把未审稿件审一下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