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最新消息:

你的位置:首页>散文频道>行走笔记>本源山沟沟

本源山沟沟
  作者:然野 发表:2012/9/8 23:49:02 等级:4 状态: 阅读:1984
  编辑按:从喧嚣到宁静,之后回归喧嚣,这一路走来不仅仅是景致迷人,作者安静的文笔也将读者的心境也一同带入到了本源山沟沟这个世外桃源。一篇滋养心灵的文字,推荐欣赏。
  
  风清日丽天高云淡,从拐进山沟沟的那一刻起,没有车流,没有喧嚣,离开城市,暂别人群,一种静谧归真的感觉扑面而来。满目皆是青山翠峰层峦叠嶂,视野所及山花烂漫郁郁葱葱。崎岖的羊肠小道伸向了山林,泛黄的小径淹没在地埂田间,两山加一谷的V字形地势在视线中蜿蜒,直到被远方的大山阻断,这个巨大的漏斗样山谷被绿色镶嵌得满满当当。
  静,静极了。山坳里窝风,阳光显得直射刺眼,顺着潮湿凹凸的泥土小路徐行。暮然,一阵蝈蝈的鸣叫声传入耳鼓;渐进,耳朵填满了蝈蝈的叫声;这叫声集中而热烈,这叫声简直没有间歇,这叫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是的,今天是个好天气,正是蝈蝈晒翅恣意鸣唱的好时候。
  一阵悉悉嗦嗦的声音从脚下的茅草丛中传来。这草丛贴着山边浓密茂盛,背光潮湿有些阴暗,声音戛止寂静无声,静驻不动声音再起。稍微拨动草尖,两只黑色的虫儿蹦跳着落向更密的草丛。是的,山分阴阳面,“阴阳割昏晓”,难怪晚间唧唧的蛐蛐白天也来献唱了。
  前面有时断时续的流水声,声音小的几乎须洗耳恭听,脚下的泥土有些沾鞋,小路一段泥土一段山石。真的看见水了。只见不远处一股细小的清泉顺着树根捋着绿草流淌下来,一块岩石的阻挡,微小的碰撞,让水流轻拨了音弦,寂静的山谷里,这小小的声响带着大山赋予的回音。继而,水流倚着山边自然地向下向低缓流,在树木筛下的阳光里泛着细碎的银光,泽润无声着继续汨淌。
  山谷里长满了庄稼,石坝垒砌的地块都很小。谷子黄了腰弯了,玉米粒饱穗干了,土豆花谢秧枯了,豆角嘟噜结满架,还有黑绿直挺的大葱,长势喜人的圆白菜……看来今年的年景不错。山坡上的野山杏树叶已经沁红,白桦林的叶子微微泛黄,一幅深秋的色彩斑斓即将拉开序幕。
  稍微平整的一块山坡上缀着一个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村边,一匹骡子被地上的缰绳羁绊着在浓密的草地上吃草;高坡上破败的土地庙还依稀看出当年的影子,森林防火的警示语用红漆写在了豁缺的山墙上;一只小黑猫懒洋洋的趴在石头院墙上晒太阳。透过残破的院墙看去,村边的房子已经没人住了,门和窗胡乱用泥巴糊着,院子里长满了荒草。一块聚集了两三户人家房子的地界算是村中央了,看得见袅袅的炊烟升起,有幸闻到了久违的烟火味道。
  终于在村子稍远的沟岔里看见了一个正在地里劳作的人。只见他几乎以趴卧的姿势费力的扬着一把铁耙子,他四周的土地被收拾的平整松软畦埂分明,上前才看清,他是一个行走困难的残疾人。这个小山村几乎顶到了大山的尽头,大山深处便是人迹罕到的原始森林。看得出,这个小山村能走的人几乎都走了,残垣断壁说明了问题,艰难无奈地劳作说明了问题。这里的山川地理偏僻本源,这里的生存状况不易改变,可以想见不久的时日,这里的一切可能融入大山的怀抱,一点犹存的气息将回归寂静的山林。
  村头扎苒的老榆树上喜鹊在窝边喳喳地叫着,村里房檐上的麻雀唊唊的凑着热闹,大山深处不时传来尖厉高亢地鸟鸣,这听惯的叫声与山间野性深邃的鸟鸣相互交叉着,让听者久久的回味。
  抬头望,天空湛蓝蓝的精彩,云朵洁白白的无暇。恍然间,呼呼地风声起了,村里连同山谷里的树都在摇晃,层叠漫卷的绿浪看上去雄伟壮观。稍逊即逝,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只是那掉落的树叶哀怨着风的无情。山谷里的穿山风就是这样,来得快去得急,东边下雨西边晴也是常有的事,十里不同天造就了山沟里小气候的诡异神奇。
  蝈蝈还在高声地叫着,蛐蛐也在间歇地吟唱,风不刮了,流水声听不到了,绿意模糊渐行渐远。喧嚣声越来越大,车越来越多,人越来越多,又复原了。
  
分享:
责任编辑:时光尽头
网友评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用户名:密码:
本文共有 篇评论
评论人守望散文小组 发布于 2012/10/14 20:58:14  
该作品已收录守望文学网2012年9月优秀散文作品集锦,祝贺! 敬请关注:http://fanformittliv.com/swform/dispbbs.asp?boardid=68&Id=12663